衍夏成歌ღ

是俊妈本质all俊玩家
最近想写俊以外的cp

【诺娜俊】成全(拾叁)完结

【诺娜俊】成全目录

一顿早饭吃的黄仁俊毫无胃口,只是胡乱喝了几口粥就放下餐具,没了继续进食的想法。“我...我吃完了..”

“嗯,再去睡会儿?”
“那仁俊要不要再去休息会儿?”
两道声音分别来自黄仁俊的左右两边,李帝努和罗渽民对视一眼,李帝努匆匆瞥开,罗渽民就去看黄仁俊。

“我想先回去...”黄仁俊也很纳闷,怎么突然就那么多的关心...而且自己家就在两个人的对面。“仁俊好好休息啊,明天就该开学了。”

黄仁俊一拍脑袋,放了假就玩得忘乎所以了,带回家的作业连个字儿都没动几个,真是让仁头疼。

黄仁俊告别两个人之后,躺在自家的沙发上,揉了揉眉头,昨晚黄仁俊实在是看到了不太好的事情。李帝努对他的忽远忽近,罗渽民的刻意暧昧,都让黄仁俊手足无措。

黄仁俊不知道怎么处理他们三个人之间微妙的联系,又或者只是因为有他黄仁俊一个凸出的存在。黄仁俊自嘲地笑了笑,他居然会觉得自己是多余出来的那个。

黄仁俊烦躁的甩甩头,把这些问题都甩到脑后去,首要任务还是作业问题。黄仁俊文科是很不错的,可是数学这种理科就让他头疼的不行。

黄仁俊联系了一下李楷灿,除了李帝努和罗渽民就数李楷灿和他最熟了。得到对方的一个“我什么都没做,并且还在浪”的回答之后黄仁俊打消了这个想法,他李楷灿什么时候写过作业了?

于是一切又扯回了那两个人身上,黄仁俊气得腮帮子鼓鼓的,满脑子只有又要面对这两个人的无奈,还有自己作不出的抉择。

黄仁俊终是没能拉下脸面去向两个人去要作业,抱着“不写了就不写了,反正李楷灿都不写”的想法,因为头痛又多睡了一个下午。

睡了一个下午的黄仁俊晚上太有精神了,就睡不着觉。无聊之余拿出手机逛逛自家学校 贴吧,这一逛倒是让黄仁俊逛出了一些意思来。

李帝努和罗渽民的颜是全校人都能认证的,长的好看也就算了,一个个都是学霸。黄仁俊虽然也能受到其他人“清秀”的称赞,但这两个人的长相他也不得不叹服。

黄仁俊发现贴吧里居然有不少的一批腐女粉开始YY这两个人起来了,黄仁俊饶有兴致的点开看看,却忘记了自己也是参与者的身份。

这是个简单的图楼,里面的照片全都是关于罗渽民和李帝努的,合照、单人照都有,一起吃饭的时候、上课的时候、甚至是放学一起走。

黄仁俊现在表情十分怪异,是这些图片的原因。这些图片黄仁俊可以肯定都是P出来的,也不是假的意思,而是都把中间的黄仁俊去掉了,造成了只有两个人的画面,对她们来说是美好的画面。

明明是三个人的画面,黄仁俊却不能拥有姓名。换句话说,他是可以被忽略的存在,黄仁俊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是严肃。

黄仁俊越往下滑越觉得烦了就直接关了手机,扔在床的另一边面朝下露出手机壳上面的图案——“傻瓜,不心疼自己就没人会疼你了”这一句话看的黄仁俊眼眶都红了,最终也只能一个人闷在被子里大哭一场。

黄仁俊为了躲避这两个人每天起了个大早就赶到学校,教室门还没开,班长来开门的时候也解释说“想早点来教室学习”,多糊弄几次班长也就信了,对自己早到教室来开门黄仁俊已经等在门口的现象见怪不怪了。

其实黄仁俊说什么学习都是骗人的,交了作业,一回到位子上就趴下桌子上睡,睡了有一会儿罗渽民就该和李帝努一块儿进来了,黄仁俊继续装睡,等铃响了就是该醒过来的时候了。

上课的时候黄仁俊尽量做到不向右转头看见那两个人,下课之后就直接走出教室门,碰巧的话说不定能遇到李楷灿和他聊上两句,运气不好的话就是一个人在教学楼走楼梯上上下下的打发时间。

午饭也不跟那两个人一起吃,黄仁俊好像和他们过的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有自己的生活,平行线不会有相交的那天。

起初黄仁俊还有点不习惯,好几次想和人说说话,两个呢无论是谁都好 都被自己硬生生的憋回肚子里去,一个人生闷气。四五天之后也就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样子,让黄仁俊意外的是好像他真的从没和他们相识过一样,任何的交流也都没有了。

他们坐的如此相近,却不能拥抱彼此。

这一天天的早起晚睡把黄仁俊折腾的不轻,每天顶着个黑眼圈就在教室门口等,成绩也下降了不少。黄仁俊知道自己的数理化都没下降的空间了,被老师臭骂了一顿也不吭声。

还有比起以前更多的不同是黄仁俊总在他们注意不到的地方看着两个人的日常,他只是做着观察者的身份,而不是参与者。总之,换了一个角度,黄仁俊也懂了他们之间的默契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他们嘴里的梗是他未曾参与过的过去。

其实,他们也可是很般配的,在黄仁俊眼里。

这个学期也到了尾声的时候,黄仁俊总想不留遗憾的离开。是得,这个学期过了黄仁俊就要出国了,原因是几天前黄爸爸给黄仁俊发消息说他在美国那边的分公司出了点事情,怕黄仁俊的哥哥一个人呢在那边忙不过来,是得黄仁俊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找了黄仁俊过去帮把手,美其名曰:历练,黄仁俊也不小了总是要继承家产了,得让他跟他哥好好学学。黄仁俊回了个“让我再考虑考虑”,合上笔记本开始思考。

走的时候,黄仁俊不打算留下遗憾,他决定单独找些人谈一谈。

趁着午自修的时候黄仁俊一个溜上了天台,果不其然看到李楷灿在哪儿一个人寂寞的抽烟,烟雾在他的嘴里吞吐。黄仁俊摆出笑容走过去手背蹭了蹭他:“多抽烟不好,下次可以想抽了就吃一根棒棒糖绝对很不错,喏,要不要尝一尝?”李楷灿先是小声地咳了几声,默不作声接下黄仁俊手里的糖。

黄仁俊也不磨叽,直接单刀直入:“跟他们认识多久了?”李楷灿手里拿着糖不说话,“让我猜猜...嗯...十年,至少十年吧,也算是个竹马级别吧。”黄仁俊双手撑着脸颊自顾自的猜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楷灿掐灭了手里的烟,把糖塞进自己嘴里,甜的,渽民喜欢的,李楷灿想。

“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认识了多久,但这也并不影响我,楷灿,”黄仁俊第一次这么严肃的叫李楷灿的名字,“告诉我,他的目的是什么?我看不透他,还有他。”

黄仁俊的眼神出现了一丝迷茫随后变得清明,李楷灿心有所动,但不打算把话都说出来:“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他们呢。”“迟早会找的,但是我只是想先找你确认一下,不过你好像不知道内幕啊。”李楷灿动了动嘴巴,还是把话憋住了,意思就是让黄仁俊自个儿去问。

自知问不出什么来的黄仁俊果断放弃从李楷灿这边走这条路,他选择先去找罗渽民谈话,那个第一次见面就对他透露了好感动孩子。

黄仁俊找上罗渽民的时候,罗渽民还是惊讶的样子,亏得罗渽民和李帝努有着难得不在一起走的时间,才让黄仁俊逮着机会单独找到罗渽民。

“仁俊..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罗渽民,演技还挺不错的靠着这张脸当个演员妥妥的没问题啊。”罗渽民不解的看着黄仁俊,黄仁俊嗤笑了一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询问:“叫着你爱的男人喜欢的人的名字,你自己都不觉得恶心吗,还是说你真的有这份心愿意把李帝努让给我?”黄仁俊看到罗渽民僵硬的嘴角时就已经知道他们定出胜负了,是黄仁俊赢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罗渽民垂着眼帘问黄仁俊,黄仁俊歪头想了想:“热情的过度了吧,反而是竹马的李帝努你不去关注或者可以说关于他的话题,而是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几乎全身心的袒露,这本身就很有嫌疑。”黄仁俊走着走着转了个圈,作出思考装:“你也不会告诉我你的目的都是为了什么的对吗,那我就不浪费时间问你了,直接去问李帝努的意思就好了。”

黄仁俊的正确理解是让罗渽民都感到意外的,明明这人几天前还陷入在他制造的假象中。“如果是去找杰诺的话,希望答案不会让你感到痛心。”罗渽民的话此刻在黄仁俊听来有点看好戏的意思。“不会,因为我能猜到几分,心早就死透了,”黄仁俊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你会照顾好李帝努的吧?”不等罗渽民回答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找李帝努是黄仁俊要走的最后一步,也是最难跨出的一步。李帝努一个人的时候鲜少出现,黄仁俊压根找不到人在哪儿只能厚着脸皮在课间悄悄过去说了句“放学找你有事,天台见”就回自己位置上趴着了。

放学后黄仁俊是第一个走出教室的,罗渽民找了李帝努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去得到李帝努拒绝的意思之后大致也了解到了情况,李楷灿已经跟他提前说过了,可是李帝努还这么都不知道。

李帝努依约到了天台上就看见一个背影手里拿着烟一口一口的抽着。“楷灿看见黄仁俊没。”李帝努环顾四周随意这么一问,他已经能认定敢在天台抽烟的就李楷灿一个。

“我不是楷灿,我是黄仁俊。”黄仁俊转过身和李帝努来了个面对面的照面。李帝努只是愣了一瞬间,看到黄仁俊手上的烟就忍不住皱眉:“你怎么开始抽烟了?”李帝努做样要去抢黄仁俊手上的烟被黄仁俊一句话钉在原地:“罗渽民接近我的目的我都知道了。”

黄仁俊的眼神语气和眼神都带了些轻佻的笑意,黄仁俊嘲弄李帝努:“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非你不可呢,而且罗渽民他真的很优秀。”成功看到李帝努眼里的慌张,黄仁俊嘲讽意味更足:“让罗渽民接近我,你觉得以罗渽民的优秀程度,我一定会移情别恋,借此你可以拜托我对吗?可是你低估了我对你的喜欢,也没想到自己的竹马——罗渽民其实也暗恋着你。”黄仁俊看着李帝努的反应,李帝努最后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渽民喜欢我?怎么可能!”

“话我都挑明白了,他估计过些日子就要跟你坦白了,接不接受他的喜欢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等我走了之后,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会是过去式,没有留恋了到也挺不错的。”

“你要走?”李帝努急了脱口而出问黄仁俊。“怎么,”黄仁俊笑意不减,“我走了不开心吗?你不是希望早点摆脱我吗?不用等这个学期结束明天我就走了。是该对这里的人说再见了。”黄仁俊突然顿悟似的看着李帝努说:“是再也不见,特别是你。”

黄仁俊爽快的挑开了话,他都是要走的人了要是走之前还能帮助罗渽民追到李帝努他觉得不亏。即使罗渽民是他曾经的情敌,但至少罗渽民对他没有恶意对他真的还不错。

其实本来是三天后的航班黄仁俊硬生生的让黄爸爸改成了明天的航班。黄仁俊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只想换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没有他们存在的地方就足够了。

黄仁俊领着大包小包到人满为患的机场,等了有一会儿广播才出现了黄仁俊的航班开始登机的消息,黄仁俊收拾收拾准备飞去他哥哥那边了。

而此时李帝努和罗渽民分别在赶往机场的路上,李帝努不断催促司机快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就该超速了,小伙子。”李帝努看时间也急不过,送到了给了几张红票子零钱都不要就进去寻找黄仁俊的身影。

看消息都开始登机了,但是李帝努怎么也找不到人在哪儿 黄仁俊其实早就注意到了李帝努,他四处张望好像在找什么人一样。

李帝努没有找到黄仁俊的身影。“已经...,走了吗?”李帝努不抬头都能听出是罗渽民的声音。只能听见李帝努细细的重复一句话:“仁俊走了...仁俊走了...仁俊走了....”罗渽民第一次见李帝努这么颓废的样子,坐在机场的地上目光呆滞。

罗渽民没办法只能拖着李帝努往最近的空位置走去扶着他躺下。这不是他印象中的李帝努,他印象中的李帝努应该是自信的...像黄仁俊一样的,罗渽民点醒自己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

“仁俊说你喜欢我...”李帝努说了两个人见面后的第一句话,“是真的吗?”“是曾经喜欢你。”“那你现在喜欢谁。”

“我喜欢的人啊...他暂时的远离我了,但是我知道我们以后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其实我才发觉,黄仁俊,我是喜欢你的。只是发现尚晚,没能把我的爱说出口是我最大的遗憾。

说放得下李帝努和罗渽民都是假的,即使李帝努再怎么讨厌他,黄仁俊还是犯贱的喜欢,就像他喜欢罗渽民的温柔一样,是被惯着的。

哪怕自己过的不开心,成全了他们两个至少让这段故事划上还算完整的句号。

成全别人的爱情并不是牺牲自己,而是希望我爱的两个人都能好好的,而不是痛苦的过一辈子。

—THE END—

《成全》!终于!暂时完结啦!《野草》我来啦!

4000字希望大家看的开心!这个算是对前面一些浅显的伏笔的解释!毕竟我脑容量想不出什么好的剧情hh

没能赶上9.22的末班车...打字快睡着了妈耶

评论(15)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