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夏成歌ღ

是俊妈本质all俊玩家
最近想写俊以外的cp

【诺娜俊】成全(陸)

【诺娜俊】成全目录

“为什么不坐中间来?”

“我为什么一定要坐中间,坐那儿都一样的吧?”黄仁俊觉得自己并没说什么错。

“前面的,挡着看电影了。”罗渽民和李帝努并不算矮,站起来挡住后排的视线,他们不得不一一就坐,罗渽民在中间,左边坐着李帝努,右边坐着黄仁俊。

电影过半,黄仁俊的心思还没到电影上面,看旁边两人都在专心看电影。黄仁俊定了定心神,努力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

正好遇到电影的恐怖高潮,电影院里尖叫声此起彼伏,黄仁俊没有心思关注电影,他还在想他们三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罗渽民,李帝努与他,又该是一个怎样的地位。

李帝努透过罗渽民盯了会儿黄仁俊,电影院里灯光太暗黄仁俊没有发现。李帝努的视线被罗渽民打断,李帝努聚焦罗渽民,罗渽民不明意味的眼神。

罗渽民做着口型:你别忘了之前的话。

李帝努偏过头不再看他,他心里忽然有点难过,微不可微的叹了口气,为什么要这么作弄自己呢。

罗渽民把李帝努的动作看在眼里,偏头跟黄仁俊低头耳语:“陪我去一下洗手间?”

黄仁俊:你上个厕所也要人陪???

罗渽民拉着黄仁俊出去了,走之前跟还在看电影的李帝努淡淡的说:“我们去一下洗手间。”

我们两个字好像把李帝努和他们两个人巧妙的隔开,李帝努眯了眯眼睛,罗渽民其实你也在玩火了不是吗?

李帝努想了想跟了出去。

他问自己,为什么跟过去?不放心吗?还是说担心他们会发生什么...事情有点脱离李帝努的掌控了。

黄仁俊被罗渽民牵着到了洗手间,罗渽民解决了一下,黄仁俊觉得也有点感觉,索性也上了个厕所。

“仁俊,还可以啊。”罗渽民突然说。

“嗯?”黄仁俊不明意义,看罗渽民盯得地方,他往下看。黄仁俊突然张红了呀,利索的穿上裤子:“往哪儿看呢?有意思吗?”

黄仁俊红了耳根,罗渽民在靠近黄仁俊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让黄仁俊彻底红了脸,他说:

“还挺好看的。”

黄仁俊心骤然加速跳动,嘴上却骂了一句:“你这是在耍流氓么?”罗渽民突然笑了:“是啊,我在对你耍流氓。”

“我对你没兴趣。”黄仁俊随意说了一句。罗渽民突然严肃:“那你对李帝努就有兴趣吗?”这一句话突然在黄仁俊脑中炸开。

黄仁俊猛地看向罗渽民,看着黄仁俊慌张的表情,他心理有点不是滋味,果然他现在还是没办法和李帝努比吗?

那可不行,他一定要做到超过李帝努的地位,不然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不是吗?他和李帝努之间的协议都作废了。

那多没意思。

罗渽民这么想着,面前的人用一种看似惊讶的眼神一直盯着罗渽民,罗渽民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些什么,来增进他们之间的感情。

于是罗渽民不理会黄仁俊说的话,他不知道黄仁俊说了什么,罗渽民微微低头,用自己的唇封住了他的嘴。

味道比他想象中的要好,至少没让他失望。

罗渽民一直不动,甚至有了撬开那人嘴的想法,是不是有点太邪恶了?他好像有点感觉了。

黄仁俊拍打罗渽民的肩膀,罗渽民不痛不痒,把黄仁俊往洗手台上更逼了一下。

罗渽民睁开眼睛,黄仁俊似乎是嫌恶的没有睁开眼睛,罗渽民随意撇了眼门外,门没关。

黄仁俊闭着眼睛,罗渽民的气息还没有离开。罗渽民松开黄仁俊的唇,佯装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洗手。

黄仁俊睁开眼睛,罗渽民喊他:“回去,继续看电影吧。”罗渽民没再拉黄仁俊的手。

那刚才到底算什么?自己是不是对罗渽民有点还是有点感觉的?有种背叛李帝努的感觉,黄仁俊没敢在想下去。

回到电影院里,李帝努坐在原位,看电影还挺津津有味的。

黄仁俊这时突然庆幸,还好当时李帝努不在场,如果在的话罗渽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吧,如果做了自己又该处于一个怎样尴尬的地位?

黄仁俊思绪混乱,一整场电影都没好好看下去。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出来玩,黄仁俊恨自己怎么一时嘴快。

黄仁俊没心思继续逛下去,看了表已经八点半了,也不早了该回去了。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黄仁俊想早点结束这沉默的气氛。

“仁俊,你忘了吗?我们就住在你对面,要一起回去。”黄仁俊突然停住 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这头怎么就啥都记不住呢。

“仁俊,快跟上,我们一起打车回去吧。”黄仁俊现在看罗渽民就有种不好的感觉,说不上厌恶,更多的是复杂?

打到车,李帝努把黄仁俊强硬的塞进后座,自己跟着进去了。“你坐前面,后面三个大男人太挤了。”

罗渽民转了转眼珠,也不在意:“也行。”

黄仁俊就差跟李帝努说谢谢了,不跟罗渽民单独在一起怎么都行,黄仁俊是真的怕罗渽民再不按常理出牌。

可是李帝努却更加奇怪,一上车就板着一张脸,黄仁俊多次想讲话了解一下尴尬的气氛,都被李帝努的表情给吓住了。

不得不说李帝努的脸笑起来完全迷人,不笑的时候气场能冻死个人。

一路上,黄仁俊都没敢讲话,只能开窗盯着窗外的路灯一个个被抛在身后。

黄仁俊伸了伸手,尝试抓住风,这怎么可能。风从黄仁俊的指缝间隙流走,吹得黄仁俊有点冷。这种不真实的触感,就跟他黄仁俊到现在都跟做梦一样。

李帝努突然摸了黄仁俊大腿,慢慢摩挲,黄仁俊一个激灵,脱口而出:“你干嘛。”他今天有点太敏感了,从罗渽民对他的行为开始。

李帝努十分淡定的拍拍他的大腿:“这么激动干嘛。”罗渽民在透过后视镜看他们俩。

李帝努有了一个恶趣味的想法,他顺着大腿渐渐往根部摸去,却一把被黄仁俊拍掉。黄仁俊脸色不太好:“我可以告你性骚扰吗?”“当然,如果法律觉得男男之间可以称作,性骚扰的话。”

黄仁俊第一次觉得李帝努也算是个无赖,就像罗渽民跟个流氓一样。说到罗渽民,这人好像从吻自己开始就变得挺正常的,倒是李帝努跟那时候的罗渽民一样有点奇怪。

“不跟你嘴皮。”黄仁俊从没见过李帝努这么无赖的一面,或者说这是李帝努第一次在他面前展现这一面。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呢。

李帝努倒也没做更多过分的事情,抓着黄仁俊阻挡他的手自顾自的玩了起来,有时候是十指相扣,又用自己的大手包住黄仁俊的小手,玩的不亦乐乎,黄仁俊不去看他幼稚的行为。

今天一切都太奇怪了,特别是罗渽民和李帝努。

等到了门前,黄仁俊长长的叹了口气。“仁俊,晚安啊。”终于想起身后还有人黄仁俊只能匆匆回应了几句就把门关上了。

他今天已经很累了。

—TBC—
小剧场:

司机:这三个孩子,关系不浅。

罗渽民:(盯着后视镜)李帝努别乱摸!

李帝努:(暗爽)又是摸到腿又是摸到手,美滋滋

黄仁俊:你们俩个这么奇怪我不要见你们,告你们性骚扰!

司机:性骚扰???年轻人真会玩。

对不起,我以后看来真的只能周更了,等考试之后再多更点

评论(9)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