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夏成歌ღ

是俊妈本质all俊玩家
最近想写俊以外的cp

【娜俊】小幸运(上)

可能还微微带了点诺俊,诺灿,不喜勿入

OOC怪我
——
“他们都说大学是一个充满机遇和爱情的地方,我也希望在这里找到自己的爱情呢。”

正午太阳当空照,灼热的太阳释放的热量毫不留情的吸附在暴露在太阳下的人们,时不时就会有几句埋怨天气的声音。

伴随几声知了的叫声,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照射在树下的男孩子身上,静谧的睡颜,哪怕只是睡觉也能招惹不少感叹的秀气脸庞。他微微靠在身边人的肩上,被靠着的人摆正身子生怕他睡的不舒服了。

黄仁俊一向睡的很浅,身边的人有了些动静他就已经醒过来了,睁开朦胧的双眼,正好和对面的一群女生对上眼。

女生们都害羞的用书本捂住自己的嘴,但又忍不住向黄仁俊投来深切的目光。黄仁俊算不上是个会表达的人,他做不出回应淡淡的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这在其他人看来是高冷的一种表现。

黄仁俊偏头看他还在看书,忍不住用手挡住书上的字不让他看,黄仁俊说:“书有什么好看的,渽民。”罗渽民也不恼,书签正好在这一页就直接把书合上了,他看着黄仁俊:“不看书难不成还看你吗?”

黄仁俊撇撇嘴:“我难道不比书好看吗?”

你不知道的是,有你在我身边,我怎么会看得进去书呢。

黄仁俊不再靠在罗渽民的肩上,罗渽民肩上的温度离开了。黄仁俊呆呆的看向一处,罗渽民顺着他看的方向,突然笑了一下,语气是复杂的:“帝努在那边打球呢,不去找他吗?”

黄仁俊猛地惊醒,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学校可以不知道黄仁俊和李帝努的关系,身为两个人的好友的罗渽民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知道黄仁俊和李帝努早就是一对情侣了,而且现在还在冷战期。

起因是因为李帝努爱打球,黄仁俊虽然不太喜欢户外运动,但是他会经常陪着李帝努一起到球场来。几个经常一起打球的兄弟就会吹着口哨调笑李帝努:“又带着仁俊一起打球啊。”李帝努笑着回应:“一起习惯了,想跟着来随他吧。”所有人都是一副对他俩关系了然的样子,“哦~”除了一个人。

黄仁俊坐在不远处的树荫下,手里拿着好一开始就准备好的水杯,认真看李帝努打球的模样。他和李帝努还有罗渽民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竹马。李帝努或许开始吸引黄仁俊的时候就是他打球的时候,十分认真专注。

黄仁俊看的也很投入,看双方不停来回拉锯战,但一直都是李帝努这方占据优势,不仅仅是李帝努一个人的功劳,还有另外一个出色的队友——李楷灿。

李楷灿这个名字黄仁俊从李帝努的嘴里听到过很多次,每次李帝努提到打球都会和他聊起李楷灿,他说李楷灿的技术很不错,和他的默契也最好,两个人非常合得来。李帝努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有意识到黄仁俊完全吃味的表情,等到反应过来黄仁俊脸色并不好看。李帝努有些惊慌:“仁俊...是在吃醋吗?”黄仁俊冷哼一声,不去看他。李帝努仗着身高手长的优势一把将黄仁俊圈在自己怀里,低沉的嗓音在黄仁俊耳边响起:“吃醋的仁俊...也好可爱~”黄仁俊很不争气的红了耳根。

吃醋吗?黄仁俊也会时常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李楷灿出现在李帝努的身边,是因为自己明明才是正牌的但是李楷灿和李帝努更加默契的原因?还是说李楷灿看李帝努时不一样的表情?这都是黄仁俊所害怕的,他害怕失去李帝努。

想着想着有人拍了黄仁俊的肩膀一下,然后靠着黄仁俊坐下了,和他一起看李帝努打球。“一个人坐着不无聊吗?哦,原来是在看帝努打球啊。”黄仁俊回头看是罗渽民,闷闷的回了句嗯就不说话了。罗渽民也配合的不问什么,开始关注起球场上的形势,“那个...李楷灿?和帝努配合的很不错嘛。”黄仁俊忍不住偏头看罗渽民,说什么不好非要说李楷灿和李帝努一起的话,黄仁俊心里很不爽。

罗渽民不知道自己无意识的一句话让黄仁俊彻底吃醋了,他看着球场情绪也随着场上形式的变化而高涨,不过还是注意到了黄仁俊:“怎么了,看我干嘛?”黄仁俊盯了有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把手里的水杯交到罗渽民手上:“他打完球要喝水的话,就把这个给他吧...他打了那么久应该很累了。”

那你去哪儿?罗渽民想问却说不出话,看黄仁俊的背影离开了,手里的水杯突然变得很沉重,看李帝努还在场上流汗。罗渽民终究还是有了一些私心,他想要仁俊不止是看着李帝努一个人。

黄仁俊离开球场出了校门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出来的路上还被遇到的女生匆匆塞了几分情书。黄仁俊想想去了最近的咖啡店,他现在需要把李帝努暂时放下,点了一杯咖啡就对眼前的情书充满好奇。

虽然在学校因为长的好看而有了不少话题和关注度,但是破天荒的这是黄仁俊第一次收到情书。刚开始那会儿黄仁俊看罗渽民和李帝努桌上堆积的情书总会跟同桌罗渽民忍不住抱怨:“难道我就这么没有人气的吗?”罗渽民总是一副笑脸:“也许是大家认为你太高冷了,以为你不会收呢。”黄仁俊不会蠢到相信这种蹩脚的理由,但是收不收得到情书他都无所谓,反正他也不喜欢那些女生。

但是这一次黄仁俊耐不住好奇心拆开了其中一封情书,封面是少女的粉红色,封口处用爱心装饰,十分简单。

黄仁俊认真的看完了一整封信,内心有些复杂,因为他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信的主人说这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给黄仁俊写情书了,不知道黄仁俊有没有收到,收到了为什么不给她回复。黄仁俊就有点纳闷,这明明是自己受到的第一封情书啊。

没有让黄仁俊思考太久,手机就开始振动,黄仁俊看手机屏幕上出现的“Nojam”这几个字想也不想就把电话挂断了。看了眼时间,离黄仁俊离开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现在才打来电话,黄仁俊更加对李帝努有了看法。

李帝努又不依不挠的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黄仁俊终于还是接受了其中的一通电话,“喂。”黄仁俊说,他尽量让自己表现的非常平静。“仁俊,你在哪儿?”李帝努的声音有些焦急。“我有点饿了,在外面吃点东西就会自己回家。”“你快点回去,外面好像要下大雨了,淋雨了会感冒的。”黄仁俊正好坐在靠窗的位置,外面的天黑的可怕,光是在咖啡店里都能受到门外的低气压,黄仁俊说:“好。”“记得早点回家。”然后李帝努就把电话挂断了。

黄仁俊放下手机,看着前面发呆。李帝努并没有表现出对黄仁俊特别焦急的样子,是觉得黄仁俊还不至于到自己迷路不能回家的地步吗?黄仁俊鼻子微酸,嘴角挂着苦涩的笑。桌上的咖啡早就失去了温度,连一丝温暖都不愿意给予黄仁俊。

服务员不适时的问:“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要打烊了...”黄仁俊吸了吸鼻子,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现在就走。”黄仁俊抓住桌上的信封就离开了,跌跌撞撞的开了门,身后服务员的声音也没听见:“先生,外面要下大雨了...”

出了咖啡店的门,冷风吹过来黄仁俊才觉得有点冷,而且吹得他心凉。黄仁俊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路上的行人都因为这鬼天气窝在家里,所以路上人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几对儿。黄仁俊吸吸鼻子,他现在还没平复好情绪,反而因为这莫名悲伤的气氛更加有点克制不住自己。

后来李帝努又打了几通电话过来,还发了消息给黄仁俊,黄仁俊嫌烦就直接把手机关机,安静下来了真好。

风吹起地上的落叶,把它吹向天空,突然一滴雨准确无误的打落在叶子上,叶子像是遭遇重击,被狠狠钉在地上无法动弹。

下雨了。

黄仁俊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就被淋了一身,后来他索性放弃了,任由自己单薄的身子被淋了一路。后来黄仁俊不知不觉走到了学校的旁边,墙里面就是李帝努不久之前打球的地方,黄仁俊靠着墙坐了下来,借着雨声一开始是小声的哭泣,后来是撕心裂肺的哭。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李帝努,李帝努对他也都一直很好,直到遇到了李楷灿,好像这俩个人才是更加的天作之合,他们有默契李楷灿更会在李帝努身旁跟他一起在球场上战斗,而黄仁俊呢,他只有在台下看的份。

黄仁俊哭了没多久,身前站着一个人,头顶是雨滴打落在伞上的声音。黄仁俊浑身湿透了,脸上分不清是雨滴还是泪水,只是红肿的眼睛还是证明了他在哭。

黄仁俊一抬头就看到罗渽民也湿透了,还穿着粗气,撑着伞把黄仁俊都覆盖在伞下,自己大半个身子都落在外面。罗渽民眉头紧锁,泯着嘴却不开口问黄仁俊一句话。黄仁俊没由得鼻子一酸,低着头就开始哭起来,罗渽民为他撑着伞默默不语。

黄仁俊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最后还是罗渽民用低沉的声音问黄仁俊:“哭够了吗?”黄仁俊低着头小声哽咽没回答,罗渽民叹口气,用尽量温柔的声音说:“哭够了我们就回家吧。”这句话又戳到黄仁俊的泪点,罗渽民没办法只能一个打横抱把黄仁俊抱起来,黄仁俊反常的没有抵抗。

“回家吗?湿透了会感冒的。”罗渽民手里撑着伞,又抱着黄仁俊姿势显得十分怪异又搞笑,但罗渽民有些累,但还是不吭声抱着黄仁俊一路走。“先放我下来。”黄仁俊闷闷的声音传来,由于黄仁俊不愿意让罗渽民看见自己哭肿着眼的样子,罗渽民抱着他的时候都把自己埋在罗渽民胸口一直没说话平复情绪。

“我说放我下来。”黄仁俊声音大了点,因为刚哭过的原因还有点哑哑的。“好。”罗渽民十分听话的把黄仁俊放了下来。“我们先去附近的旅馆住一晚吧,我不想回家。”罗渽民清楚黄仁俊一向都是一个人住的,父母都出国去了。“那我们走吧。”罗渽民重新撑好伞,不让黄仁俊淋到雨,自己倒是无所谓。虽然两个人都淋湿了,撑伞也没有多大意义。

路上黄仁俊十分别扭的拉过罗渽民:“过来点,你都把自己淋到了。”罗渽民第一次露出微笑,他说:“原来仁俊也会关心我呢。”黄仁俊脸微微发烫,他怎么会没看出罗渽民是不想让他再淋到雨呢,反正都淋湿了还管什么呢,这个傻子。黄仁俊心里吐槽罗渽民。

到了旅馆,两人身上的现金有限,黄仁俊是全身都湿透了,罗渽民也差不多而且出门的时候走的急身上根本没带多少现金,俩人身上的钱加起来也只够要一间单人间。罗渽民投来询问的目光,黄仁俊表示没问题之后,罗渽民微不可微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开始暗喜。

俩个人刷了房卡来到房间里,黄仁俊站着不动,罗渽民也没有什么表示。最后还是罗渽民先开了口:“你先去洗吧,淋了那么多雨再不洗明天会感冒的。”罗渽民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温柔的呢。

黄仁俊张张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罗渽民看黄仁俊红了眼眶,忍不住用指腹帮他擦拭眼角的眼泪,他说:“仁俊再不洗的话,就真的要感冒了哦。”也许是罗渽民太过于温柔的话,黄仁俊哑着嗓子说了句:“我进去洗澡了,谢谢你渽民。”

罗渽民站在原地傻笑了一会儿,他是不是太容易满足了?不是容易满足,而是让他太容易满足的都是黄仁俊。

黄仁俊洗到一半才想起来衣服都湿了的话该怎么换洗,这是个问题。他喊了喊门外的罗渽民:“渽民啊,衣服怎么办?”罗渽民回应道:“里面有浴巾的吧?先用一下吧,我一会儿让他们把衣服烘干一下然后明天早上送过来就行了。”黄仁俊想想也行,穿了浴袍就出去了。

“渽民啊,我洗好了,你进去...”罗渽民已经在外面把上身湿透的衣服脱了,黄仁俊看了瞪大眼睛然后一把捂住自己的眼睛:“你你你!怎么就脱掉了...”罗渽民就毫不在意说:“湿的衣服穿着太难受了,而且我们都是男生有什么好介意的。”罗渽民凑到黄仁俊面前,黄仁俊很不争气的不由自主去盯罗渽民的身材。

不得不说罗渽民脸生的极为好看,也怪不得收到了那么多情书,人长的又高又帅怎么会不被追求呢?不过收到情书那么多也没看罗渽民交过什么女朋友。

黄仁俊不去想,从罗渽民的脸往下看就看到了罗渽民精瘦的腹肌,黄仁俊不自觉咂咂嘴,平时看罗渽民也一副瘦弱的样子,没想到是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型的,身材真的很不错。

“仁俊在看什么呢?”罗渽民突然的问话让黄仁俊一僵,自己居然盯着罗渽民腹肌一直看,脸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黄仁俊推搡着罗渽民进了浴室,嘴上还说着:“哪有,我什么都没看...你...你快去洗澡啦。”

黄仁俊把罗渽民送进浴室,把门关上摸了摸自己的脸,为什么这么烫...没过多久浴室里就传来水声,黄仁俊忍不住想到罗渽民的身材,脸更红了。

水声很快就停止了,但是黄仁俊手里还拿着吹风机发呆。罗渽民因为只有一件浴袍的原因草草用浴巾遮住私密部位就出来了,看见黄仁俊发呆忍不住露出笑容,准备在背后吓他一下。

“嘿!”罗渽民悄无声息的走到黄仁俊身后,双手突然附上黄仁俊穿着浴袍的双肩,黄仁俊被吓的一哆嗦,手里的吹风机差点给吓得摔在地上,黄仁俊娇嗔的拍打罗渽民:“呀,你干嘛吓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黄仁俊不会承认又是被罗渽民近距离的腹肌暴击到了,他说出口的声音都带着一点颤抖:“你..你你!怎么又..又不穿了!”“单人间浴袍只有一件啊,我就只能用浴巾挡一下了,要不然...”黄仁俊立马抗拒的转过头去:“那你还是这样子吧,就这样...挺好的...”罗渽民觉得黄仁俊真的是太可爱了,在背后悄悄的笑出了声。

“渽民,你在笑什么。”“没,没有。我帮你吹头吧。”罗渽民迅速转移话题,黄仁俊特别乖顺的吹风机递给罗渽民。罗渽民帮黄仁俊吹头,细细的分开稍微有些打卷的发尾,黄仁俊的头发还是挺柔顺的。吹好头发之后黄仁俊突然说:“我也帮渽民吹一下头发吧。”

罗渽民受宠若惊:“你先去睡吧,现在已经不早了。”黄仁俊执拗的非要帮罗渽民吹头,罗渽民拗不过黄仁俊只能由他去了,罗渽民控制不住的嘴角上扬。

黄仁俊站在身旁,看罗渽民翘起的嘴角,感叹果然是长的好看的人做什么都那么美好,黄仁俊专注的帮罗渽民理好头发又吹干。

“好啦。”“去睡觉吧。”罗渽民说。“那...怎么睡?”黄仁俊有些尴尬的指指自己又看向罗渽民,只有一床被子。“脱了睡吧,穿这个睡不舒服。”“那你也...?”罗渽民早就坐在床边有了睡觉的想法。“我?当然脱了睡,”罗渽民想到黄仁俊在顾及什么,他钻进被窝睡的很靠边,背对着里面,小声说:“我背对着,不转过来。”

黄仁俊红着脸墨迹的坐在床边,先关了灯,才开始脱了浴袍,动作尽量小的躺在罗渽民旁边。罗渽民背对着他,如果没关灯的话黄仁俊会看到罗渽民耳根红透的模样。“不用担心,我睡觉很老实的,不会乱动的。”罗渽民突然出声,黄仁俊吓了一跳,然后轻轻回应。黄仁俊觉得不太好,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句:“晚安。”他不知道罗渽民听见没有,可能已经睡了吧,黄仁俊也沉沉睡去。

寂静的夜晚,只有仍然悸动的心脏一直在为他的爱而心动不已。

第二天起来已经很晚了,黄仁俊觉得自己头沉沉的,下意识的翻身换一个舒服的姿势睡觉,又觉得不太对劲。罗渽民不见了,黄仁俊睁开眼睛揉了揉头,怎么回事,今天这脑袋有点重的过分了,大概昨天淋雨的时候进水了吧,黄仁俊神志不清的想。

房门突然被打开,黄仁俊去看,罗渽民手上拎着早餐进来了。“仁俊,醒了?起来吃早饭吧。”罗渽民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黄仁俊掀了被子就要下床。罗渽民笑出声,走倒床边:“仁俊应该要穿好衣服啊。”黄仁俊头脑昏沉沉的还不太明白罗渽民的意思罗渽民就开始帮黄仁俊穿衣物,眼神真挚又清明。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黄仁俊木讷的点点头,刚开始走几步脚步还很虚浮,罗渽民叹口气扶了吧黄仁俊。

黄仁俊走进才发现罗渽民不止是买了早餐,还有一些药和一部手机。罗渽民解释说:“手机淋了雨已经不能用了,买了部新的先凑合着用,手机卡已经帮你装好了。药是因为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你感冒了,所以出门买早饭的时候顺便带了些要过来,一会儿要记得吃。”

黄仁俊整理了好一会儿才懂了罗渽民的声音,只能道了句谢谢。“没什么好谢的,先吃早饭吧。”罗渽民因为发现黄仁俊感冒了特地买来了粥,和一些不是特别油腻的早餐。

俩人用过早餐之后,罗渽民才正了正脸色,他说:“李帝努打了很多电话过来。”果不其然看待黄仁俊的手一僵,黄仁俊微微蹙起眉头:“接到电话了吗?他有说什么吗?”

“...没接到。”罗渽民说。黄仁俊突然松了口气,他现在不愿意见到李帝努。“你暂时再在这里住几天,等感冒好一点了再回去,李帝努那边我会去跟他说的。”黄仁俊感激的看了一眼罗渽民。

对李帝努,黄仁俊还没有面对的准备。

—TBC—
本来打算写完直接发的,然后才先自己太困了就睡着了,就把写的一半先发上来,剩下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型,我现在还挺困的...

那啥成全慢点更行不行,虽然说考完了但是还没放假所以更新速度不保证,希望我清醒的时候不要总想着挖坑就行。

下次见~

评论(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