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夏成歌ღ

是俊妈本质all俊玩家
最近想写俊以外的cp

【诺娜俊】哑巴1-5

这是一个关于霸凌者和被霸凌者的故事

我不知道自己能表达的多好,希望能代入感情

内含私设,伪四角

第一人称视角

——

1

“知道吗?学校要来转校生了!”

“诶我知道我知道,转来两个帅哥,据说和校方还挺有关系的。”

“有关系能怎么样,没觉得他们有几斤几两。”

“你就得了吧...”

我坐在床边,看窗外正好能瞧见校门口处,挤满了人。我撑着头,这件事于我来说不过是不痛不痒,过客一样让他流走就好了,毕竟我现在也不是谁都能顾及到的。

“喂,买瓶水来?”班里长的特凶狠的一个男生,他们都说他是道上混的,我没了解过,他经常这样使唤我。

这样的常态我居然已经习以为常,我都为自己麻木了。

“钱从你自己口袋里掏,买来了再说吧。”我一直沉默着,直到迈开脚步向下走。

“嘿嘿,看吧,我就知道他不会反抗的,就他那个怂样。”

“一个怂包能干什么?给我们跑腿就行了哈哈哈哈。”

我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遮住了我眼前的视线,我扶了扶眼镜心里悄悄对自己说:再忍一忍...

我快速走到学校内的小店门口,店员看见我也做揶揄状:“又是你啊。”我撑起笑容假意的笑了笑,然后开始寻找可以让那个男生满意的水。

选定之后我拿去付了钱,一个劲跑到楼上,天气挺热的,我稍微出了点汗。

我微微喘口气:“给你。”那男生躺在椅背上,两只交错脚翘在桌子上,他眉眼一横,接过我手里的水拧开喝了一口。

突然间他一把将手里的水瓶砸向我,我下意识的躲开,水瓶砸在我身后的橱柜上,发出一声“嘭”的声响,掉在地上的水瓶还在漏水。

我觉得,好像世界都安静了,我只听得见周围人的呼吸声,还有自己因为害怕跳动异常快的心脏。

我知道我大概是完了,他忽的站起来,眼神凶恶一把抓住我的领子差点给我抬起来,他说:“你敢躲?”

我像一个哑巴一样说不出话,我作不出给自己辩解的理由。

让我意料之中的是所有人都在看我的好戏,不乏嘲讽的眼神。我头更低了,常年不剪的刘海早就遮住了我的眼睛。

看不清的,或者说是不愿看清的。

2

N大,可以说是本市最大的一所学校,也是本市最乱的一所学校,常常被媒体曝光学校内的霸凌时间以及老师猥亵事件。

但每次这种时间的流出,都会被一股莫名的势力压下,N大这偌大的林子里还真的什么鸟都有。

我起初没对这所学校有了解,后来志愿不中无奈之下才来了这所学校。既然来了,那就好好学,我这么想。

现在只想好好嘲笑当时的自己。

大学生活刚开始的第一个礼拜我就感觉到了自己身边气氛的不同...以及周围人莫名的眼神。

被盯上了吧。

我回过神来,这是被欺凌的多长时间了,我已经记不太清了。

“还敢走神?!”一句话又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我努力聚焦眼前,迎面就是一个拳头,我被打了一拳。

接着是第二下...第三下...

我甚至都不能喊疼,旁边的人终于有点看不下去了,凑过去说:“大哥,下手别太狠了,面上别给看出来了。”

他才没尽兴的收了收手,他不耐烦的一把推开我,我被一下子推得倒退了几步,后腰磕着后桌的角,路上还不知道给谁绊了一下,最后还是倒在了地上。

他们在笑,笑我的笨重还是愚蠢的跟哑巴一样,根本不会说掐媚的话。

我一言不发的站起来,“记得把后面那滩水拖一下,叫你买瓶水也买不好,还有什么用!”

我揉了揉后腰处,那块被桌角磕到的地方,有点疼。但是脸上火辣辣的,虽然并不在意自己的脸,我怕肿了会被看出什么破绽,特别是会让哥哥担心。

我处理了那滩水,拖把是在厕所间拿的,他们说不让我用班级的拖把。

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他们早就想好了各种整我的办法,总能让我出各种糗。

我走进厕所,身后跟着他身边的狗腿,我就知道不太妙了,但是我真的很急也顾不上他们会怎么对待我了。

我刚拉上裤子就被几个人蒙着眼睛推推搡搡的推进了一个厕所隔间,双手被绑在身后,我挣扎的踢抓住我的人,他被我踢的吃痛:“再踢!把你的脚给砍了!”

我对他的话深信不疑,他们真的什么都做的出来。

我不太敢动了。

他们把我推进一个隔间,然后离开了,从外面把隔间锁住了,用某种办法,可能是一根木棍。

然后我就只听见外面的几个男生说:“快点,用点力!”“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快点来帮把手。”

我被自己的坦然给吓到了,好像这是理所当然,我就应该被人欺负。

被欺负多了的人,变成了一种理所当然,成了不会反抗的习惯。

这就是你,懦弱的你。

你害怕,所以不会去反抗。

我抬头终于看清了,是一个很大的桶,桶里面也不知道哪里接的水,反正不太干净。

厕所门口几个女生兴奋的催促:“快点倒啊!快点!”

一下子倾倒下来,水准确无误的全部倒在了我的头上。外面的人似乎被多的流出去的水溅到了,互相斗嘴。

“哥几个走了。”一个领头的男人招呼走了其它人。

我想之前是有听到他们笑得特别开心的声音,只是他们的开心都源于我的不幸。

3

太冷了,我现在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三个字。厕所又是通风照不到阳光的地方,这个阴暗的小角落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而且似乎是约定好的,直到现在没有人来过这个地方,就只有我一个。

我开始绝望了,蜷缩在小角落。什么时候是个结束呢?我不清楚,哥哥...我突然好想我的哥哥。

我想他现在在干什么,或许是为了我的学费到处奔波赚钱吧。一个人不知道打了几份工,傻瓜,我总是这样子骂他。

一阵声音打断了我的思想,我想是有人来了。也不知道是哪个作死的家伙,可能是没听过他们得警告跑进来的小白吧。

我重新燃起了希望。

虽然双手被绑住,但是我的腿脚还能自由活动,我发了疯的去踹门,用我都以为我力气大到可以把门踹翻的力度。

水声停下来了,他关了水龙头,踩着水声靠近我所在的隔间。

我知道我挺紧张的,他问:“有人在里面?”他用低沉的声音说。

这时候再做哑巴就真的不会有人再帮自己了,于是我小心开口说话,因为长时间不说,嗓子哑哑的,差点都不觉得这是我说的话了:“帮我。”

发丝还是湿透的,偶尔有几滴水滴下来,顺着脖颈往衬衣里面去了,我只感到寒冷,打着颤。

外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我生怕他不愿意帮我,哑着嗓子又恳求了几句:“我求求你...”

他终于动了,把门外卡着的棍子扔开了,棍子击打在地面上清脆的声音,就像禁锢我的牢笼锁被生生击碎。

得救了,我愚蠢的想。

4

他看见我似乎也很意外,但是又像是他意料之中的狼狈模样。

我有些窘迫,男人冷着脸也不说话,我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

他盯着我看了有一会儿走了,有股莫名的气场在他远离我之后我松了口气。

我注意到他身上的校服,是个贵族学校的校服,他就是那个转学生了吧。长的的确很好看,就是一直板着个脸,有种生人勿近的高冷。

我本来想跟在他后面悄悄走出去,现在估计都已经放学挺久了的,哥哥在家里应该等我很久了。

真想回去早点见到哥哥。

他停下来了,我庆幸自己反应够快,才不至于没头没脑的撞上。

他转过来看我,不明所以的看他。他把他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然后一把丢给我:“穿上。”

就像施舍。

“我不需要。”我想把衣服还给他。“你以为你在跟谁提条件?我说,穿上。”

我抬头看他,他很高,气势稳稳的压住我。

所以说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任何的话语权,我在他的注目下穿上了他的外套,有些大了,我的肩膀太窄根本撑不起来。

他似乎很满意的转身离开了。

衣服上的铭牌我才注意到——李帝努,是他的名字,还真的很般配,像帝王一样的强势。

我感叹,这一天终于要结束了。

我回到家里,哥哥撑着头在餐桌上打盹,桌上的菜没了热气,但我还是很开心。

我轻轻叫他:“旭熙哥。”

5

他惊醒了,看到是我露出笑容,接过我身上背的包:“仁俊啊,回来了,先吃饭吧。”他又看了看桌上没了热度的饭菜,“我先拿去热一热。”

我阻止了他:“现在都快夏天了,再热的话我就没法吃了。”他挠挠头:“仁俊说得对,那赶紧吃饭吧。”

一顿饭的时间旭熙哥都盯着我看,我吃的太快不小心噎住了,急忙向他招手,他给我倒了杯水我才咽了下去。

“吃这么急干嘛。”“因为旭熙哥做的菜太好吃了。”像是为了让他相信,我举起大拇指。

他被我逗笑:“别贫嘴,快吃吧,我还有一些报表要做。”我点点头。

旭熙哥离开的背影,我忍不住笑了。

好像只有跟旭熙哥这个唯一的亲人在一起,我才不至于像个哑巴。

不需要抵抗。

—TBC—

对不起我又来搞大三角了

果然只有搞大三角才能使我快乐

后面会出现娜俊的,请娜俊er不要着急

先来试试水,如果很多人喜欢的话我提前多放点这个出来

然后成全真的准备开始继续更新啦

评论(13)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