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夏成歌ღ

是俊妈本质all俊玩家
最近想写俊以外的cp

【诺娜俊】哑巴6-10

6

晚上,我做了个噩梦,很糟糕的噩梦。我梦见就连旭熙哥都离开我了,梦里他决然的背影和我歇斯底里的叫喊,我如置身深渊,底下的那些个恶魔都不愿意让我好过。

我是被旭熙哥叫醒的,他坐在我的床边,弯着腰,他一口哑哑的声音尽量温柔的叫我:“仁俊...仁俊,该起床啦...”

“怎么睡觉还皱着眉?没睡好吗?”旭熙哥替我抚平眉头,他担心的看着我。我突然对梦释怀,梦只是梦,旭熙哥会一直和我在一起的。

“旭熙哥不会离开我的吧。”我一把做起抱住他,把自己的头埋在他的肩头。他似乎有点意外:“说什么呢,仁俊。哥是不会离开你的,快点起床上学。”

我终于笑着看他,右手想跟他做个约定:“那我们要拉勾!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小时候我们总是这么做约定,旭熙哥从来都没有失约,所以我固执的认为只要拉了勾,这次也理所当然的会一直约定下去啊。

后来我才知道,都是骗人的。

7

告别旭熙哥,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走到学校,尽量隐藏自己的身形不想被发现,却被人叫住,我僵硬的站在原地。

“同学?或许知道李帝努在哪个班级吗?”他操着一口好听的嗓音,声音虽然和李帝努一样都是低沉的,却更为磁性。

我一个激灵,想到自己还带了个手提袋,里面装的就是昨天李帝努硬塞给我的衣物,我想还给他。

我攥紧手提袋,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紧张,他靠近我说:“同学是哪个班的?”我不去看他,用尽量少的字如实报出班级。

“这不就是 李帝努的班吗?那同学带我走就好了。”我的注意力全被前面那句李帝努的班给吸引去了注意力。

我沉默着,同在一个班,这算是给了我还他衣服的机会吧。

我带着那名男生来到了教室。

我走进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看我,我试图低着头来躲避所有人的目光。后面的人就先我一步叫:“李帝努,太不是兄弟了,居然都不等我。”

他这一喊成功把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身上去了,我趁着这时候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发现自己的桌子上被莫名其妙画上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涂鸦,还有一些不堪入目的话。

这些事情我都习以为常,但是那个男生和李帝努有的没的聊了几句,怎么就注意到我这边的情况了呢。

“哇,你桌上怎么回事。”他现在就是一个全班的焦点,很不幸他把话题又引到我身上来了。我硬着头皮不说话,也许是怕解释后他冲动的为我出风头而遭到其他人的报复。

大概是我想多了。

从见面到现在我才正式的直视他,他长的很清秀,不是李帝努那种英气的外表,脸上常常挂着笑,更加容易让人亲近。

8

我该感谢班主任这时候走进来要介绍这个班里显得十分突兀的两个人——李帝努穿着昨天外套内的白衬衫,一身的校服硬生生被他穿成自己的风格;旁边的那个我带来的男生叫罗渽民,是和李帝努同一个学校转过来的。

转学来的原因并不清楚,班主任说了几句客套的话就想给他们挑位子坐。我旁边缺了个位置,还有一个缺的地方就是那个只会整天使唤我的那个。

“我要和渽民一起坐。”李帝努用当时他称之为命令的语气说。这让班主任有些为难,班主任求助罗渽民,罗渽民一脸笑容摆摆手表示自己也没法违抗李帝努的意思。

我几乎是铁青着脸,能够预见下面的发展,我大概是要和那个大哥头坐到一起去了,他俩一起坐。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我不同意。”在全班的注目下,我后悔了。

我没敢去看那位大哥头猪肝一样的脸色,只觉得背后一凉,李帝努眯着眼睛危险的看我,那双眼睛似乎在说:我昨天已经告诉过你,并不是和你谈条件,而是种命令。

罗渽民则是一脸新奇的看我,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我觉得我做了件错事,特别愚笨的失误。

明明装作哑巴一样接受这样一个决定就好了,为什么要反抗呢。

就像是有刺的野玫瑰,什么时候才能去掉他的一身荆棘,那就只有把他的刺全都拔掉,一根不剩。

光秃秃的外壳,往往是最容易破碎的外表。

9

结果当然是我退让的搬到了另外一个座位,李帝努和罗渽民俩个人如愿做到了一起,应该是如了李帝努的愿。

两个转校生各有各的美貌之处,一下课就被人围在位子上,问题不断抛给他们。

李帝努总是冷着脸 不回答任何事情,罗渽民会好心的回答几条,但是耐心磨尽了,也摆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告诉你我已经累了的姿态。

我趴在桌子上,头埋在自己弯曲的臂弯里,闭着眼睛佯装睡觉。其实他们问的事我都听了个大概,问了退学的原因,罗渽民说是因为打架被劝退了。还有罗渽民和李帝努从小就认识了,是竹马。

“喂。”我突然被人提了一脚,像是故意的,踢的很用力而且刻意踢在脚踝处,一阵阵刺痛我猛地惊醒,但是我压根趴着就没睡。

我的新同桌,他站着居高临下的看我。他似乎对班级里同学关注点都在那俩个转校生身上十分的不满。

我回忆了一下,当时说有转校生来的时候,班级里大多都是期待的,只有他冷哼着想看他们有几斤几两。

我预感不太妙。

他横着眼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揪起来,用蛮力帮我带出教室,带到了这层的男厕所里,我被大力的甩进一个隔间。

一个我十分熟悉的地方,昨天的我待了一个下午的隔间。

我背紧靠着身后的墙壁,墙因为贴的瓷砖,即使是夏天却显得更加冰冷。我还紧张的冒冷汗,不明所以看他。

他直接了当的开口,“找时间,给我替他们找点麻烦。”我听清楚之后瞪大了眼睛,然后和拨浪鼓一样疯狂的摇头。

他过来一把捏住我的下巴,像是要把它捏碎一样的用力,一句话是从牙缝里抠出来的:“听明白了?”

我感受到窒息,手拍打他擒住我下巴的手,可怎么也挣脱不开。他冷哼一声,忽然松开双手了。

“记住你答应的事情,别忘了给他们找麻烦。”

他离开之后,我小声咳嗽,嗓子被擒住的滋味并不好受。我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脑子却一团浆糊,给李帝努他们找麻烦?

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别人不给我找麻烦就已经是万幸了。

我呆愣楞的走进教室,一边在想如何应对大哥给的任务同时又能尽量不招惹李帝努和罗渽民两个人。

我习惯性从后门走进教室,后来就被推搡着往前踉跄了几步。我才回过神来,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的一个腿,身体的反应速度跟不上脑中所想。

我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走路没长眼睛啊,看不见有只腿横在这呢。”我趴在地上,刚刚那一下摔得着实有点狠,有种五脏六腑都移位的错觉。

“我问你话呢!没听见?”他见我没有反应走过来给我翻了个面,脸朝天。我双手捂着肚子,说不出话。

旁边的人在窃窃私语,满脸怀笑的看我出丑,这是他们一天劳累下来唯一的乐趣。

10

李帝努他们入校以来一个星期过去了,虽然同为一个班级,但是他俩经常神出鬼没,我就没看过他们俩几次,自然没有还给李帝努衣服的机会。

但是从班级里同学交流的话题我知道,李帝努和罗渽民前几天和高年级的打架了,出乎意料的是李帝努他们把对方打得服服帖帖的。

怪不得会转到这个学校来,当时说因为打架,我还不太相信。

我后来决定直接把洗好的衣物放在李帝努的课桌里,又在为怎么给大哥一个交代而苦恼。

“叫你找的麻烦你找了?”我习惯做哑巴,把话都压在心里,他似乎没耐心,“就知道做不了什么好事,不过也不用你去做了,我亲自来动手,你到时候只要帮一个小忙就行。”

我不解,但是自己可以不用去无缘无故找麻烦还是非常乐意的。我答应了。

以为是暴风雨,我没想到这几天除了和之前一样被欺负之外,也没有怎么样。今天,连那个经常欺负我的同桌,连同李帝努他们都不在。

我想,就这样一直下去就好了,这样子度过大学就好了。

放学后,后门口突然出现几个面生的脸庞,一个皮肤黝黑的人,指了指我说:“就是他。”

我认得那个人,是跟我新同桌一起混的。他脸上有些许淤青,只是那三个字就牵动了脸上的伤,他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我想逃跑,脚被定在原地。

“带走。”我被他身后几个健壮的人给钳制住,连同我刚整理好没多久的书包一起带走了。

路过那个黝黑的人,他轻声说:“对不起。”

我不明白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TBC—

我忍不住跑来更新这篇了!这篇我是很想开始写虐文的!

然后结局是HE还是BE没有决定好

现在诺俊娜俊的戏份不是很多,后面虐的时候就会开始多了,这几章稍微都是废话,给后面打铺垫的

最后暑假我要尝试一下日更这个玩意儿了,至少不能让自己太懒惰。

评论(10)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