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夏成歌ღ

是俊妈本质all俊玩家
最近想写俊以外的cp

【诺娜俊】成全(拾贰)

【诺娜俊】成全目录

“这么开心,多带我一个玩不好吗?”

李帝努一句话让包间里炸开了锅,几个人纷纷装作很熟的样子把人簇拥着过来了。黄仁俊反而头大,李帝努这么一来他完全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更要命的是,黄仁俊和罗渽民几个都没起身,黄仁俊左边留了个空位,右边的罗渽民没动。李帝努装作随意挑的一个位置:“我在这总行吧。”

“想坐哪儿都行啊。”“行啊,那就这儿吧。”李帝努就坐在黄仁俊旁边,还善意的朝黄仁俊笑着点了点头。

黄仁俊觉得两边,无论那边他都不好办,只能趁游戏还没开始匆匆说了句要上厕所就冲了出去。

没管包间里其他的人怎么想的,就出去了。黄仁俊意外的出门撞见了在走廊里抽烟的李楷灿,挑眉看了他一眼。

李楷灿举了举手里的烟:“里边闷,抽的不舒服。要来一根么?”黄仁俊想到学校天台那次被罗渽民发现的囧样摇摇头拒绝了。

李楷灿抽的也差不多了,把剩下的烟在脚下掐灭之后,勾过黄仁俊的肩说:“走,一起去啊。”黄仁俊知道李楷灿是怕他自己直接回去了,黄仁俊还真有这个想法。

“你和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李楷灿突然问黄仁俊。黄仁俊知道他们指的就是李帝努和罗渽民俩个人。

说实话,黄仁俊自个儿都没搞太清。

“听说你和李帝努在一起了啊。”李楷灿又淡淡的说出这一句话,黄仁俊顿了一下也没有反驳,因为这是事实。

“那罗渽民怎么办?”李楷灿有意无意的总是在黄仁俊面前提这俩个人,仿佛逼着黄仁俊要搞清三个人混乱的关系。

即使黄仁俊和李帝努已经在一起了,罗渽民的存在感还是很强。

罗渽民的温柔总是很能够吸引到黄仁俊,或者说黄仁俊依恋罗渽民的温柔。他同意李帝努的请求,一方面是自己的内心,另一方面是告诫自己离罗渽民远一点。

黄仁俊很想嘲笑自己。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吧。”黄仁俊说。李楷灿说:“也是,毕竟活在当下嘛。”

黄仁俊和李楷灿走到房间门前,李楷灿不打算进去:“里边闷,还不如在外面抽烟呢。”黄仁俊皱了皱眉头:“小心烟瘾啊。”“已经有了,无所谓。”黄仁俊还想说这么,包间里就爆发一阵欢呼声。

黄仁俊匆匆和李楷灿告别就打开门进去了,看到了让他心碎的一幕。他看到了罗渽民和李帝努俩个人做着亲密的动作。

几个人看到了黄仁俊进门,招呼他过去:“仁俊快来看两个大帅哥的激情碰撞擦出的火花,简直劲爆!”

看到两个人都是抖了一下,黄仁俊装作无所谓,挑了个离两个人最远的位置坐下:“就这么点算劲爆了?”

“应该来点更狠的。”比如说直接让我死心了就好。

黄仁俊强迫自己挂上伪善的笑容,李帝努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说什么在一起,也都是哄骗我的吧,骗骗小孩子的把戏罢了,不过自己居然还真的信了,黄仁俊自嘲的想。

黄仁俊抿紧了嘴,他没有办法去看罗渽民的表情。黄仁俊知道罗渽民一定会颤动着他的长睫毛一脸笑意的看着黄仁俊,似乎是期待黄仁俊的反应。

三个人都没在说话了,几个同学把气氛活跃起来:“怎么都不说话,我们继续,继续玩啊。”大家纷纷敞开笑容继续这个无聊的国王游戏。

黄仁俊倒是继承了上半场的好运一连几次都没被指定,反倒是罗渽民和李帝努中奖率出奇的高。黄仁俊闲的开心,和大伙儿一块凑热闹。

黄仁俊嘴上喊的多欢,心里就有多痛。

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喝一口吗?”黄仁俊摇摇头:“不用。”他不会喝酒。“真的不试一试吗?”诱惑的声音再次出现,“醉了就可以忘记现在的一切。”

可醒来的你还是要面对所有。

黄仁俊没禁住诱惑,喝了一小口就被呛住了,大声的咳嗽起来。“咳咳..咳咳!”黄仁俊感觉眼泪都要被他咳出来了。

眼底出现了一双鞋,黄仁俊认得今天李帝努穿的这双。抬头一看是皱着眉头的李帝努,自己泪眼婆娑的望向他。“你给他喝什么酒。”不是对黄仁俊说的。

“我没给他喝,只是引导...”罗渽民安抚黄仁俊的背慢悠悠的回答李帝努的话。罗渽民在黄仁俊耳边小声问:“好点了没。”黄仁俊摇摇头表示没事。

李帝努似乎还想说更多,黄仁俊一句话堵住了他的嘴:“是我自己想喝的。”李帝努只是眉头更加紧锁了,黄仁俊似乎是没注意到继续说,“虽然不会喝酒,但是就还不错。”黄仁俊举了举杯。

黄仁俊觉得自己醉了,他脑袋昏沉沉的,而且两边脸颊发烫。他想叫来李楷灿,刚从沙发上站起来就昏的又倒下去了。

黄仁俊还真没觉得自己的酒量这么差,但是现在的状况不容他乐观。上下两个眼皮不停的打架,这时候走进了一个人,靠近自己轻声细语的问候:“仁俊?...仁俊怎么了?......难道是喝醉了...”

后来,黄仁俊就睡着了。黄仁俊在睡过去之前都只听到模模糊糊的声音,又是该死的低音炮,但他分辨不出来是罗渽民还是李帝努。

黄仁俊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还是痛的,他不适的揉了揉脑袋。昨晚好像是喝醉了,之后睡着了,再然后被人送回来的?

黄仁俊就一眼笃定这肯定不是他家,下意识摸摸身上的东西,一件没少。手机...!四周看看,手机好好的躺在床头柜上。

能用黄仁俊的指纹打开,是黄仁俊的手机没错,除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昨晚是谁送黄仁俊回来的来着,黄仁俊头疼,不知道是喝了酒精的缘故或者其他的原因。

黄仁俊想不起来谁送自己回来的呢,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看起来是新的睡衣。黄仁俊膛目结舌,头脑轰的一下炸开了,想到了不太好的事情。

“这么早醒了,不再休息一会儿么?”罗渽民从门外走进来,“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喝了那么点就醉了,喏,醒酒汤喝一口会好一点。”

黄仁俊顺从的喝了下去,按照他的判断,这里应该就是自己家对面——李帝努和罗渽民的住处。“这里是客房,一直没人住的。觉得差不多起了的话楼下,准备了一点早饭一起吃吗?”罗渽民的盛情邀请黄仁俊没理由拒绝。

黄仁俊其实很想问身上的衣服怎么换得,又不好意思开口。出门就看见李帝努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喝着清淡的粥,没看出来这俩个像是喝粥的人啊。

“坐下吧,昨天都喝了点酒,吃点清淡的也没什么不好的。”

于是黄仁俊就很坐在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被李帝努和罗渽民左右夹击,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TBC—

好的为了给某个快去军训的小伙伴,久违的更新来了。

评论(4)

热度(108)